当前位置:首页 -> 共战时疫
“我们的职业病”:专访9位隔离退房后主动打扫房间的环卫工
最后更新:2020-02-24


很多网友说,他们做了最脏最累的活,却有着最美最善的心。

 

武汉一群环卫工人,在疫情期间与医护们并肩作战,完成医院的保洁工作后,到酒店隔离14天。2月21日退房后,酒店经理程渝发现,房间就像没有人住过一般,连着的9间房,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。“明明就是净房,但不是我们做房阿姨的标准,只有可能是他们自己做的。”那种感动,让程渝边查房边抹泪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,退房还把卫生全部做好的,他们的心灵是那么的美好。”

 


▲环卫工们退房时留下整洁的房间

 

美好的举动,感动千万网友,一度登上微博热搜。那么,他们为抗击疫情做了哪些工作?退房后为什么主动打扫?2月23日下午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这9位环卫工人。

 

保洁突击队:

防护服下大汗淋漓,曾累到扶着墙走出医院

 

自疫情爆发,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,成为抗击疫情的主力军,收治大量重症患者。

 

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政环卫公司,刚刚过完新年的工人们,在初四接到驰援协和西院的征集令,志愿组成“保洁突击队”。他们面临着一项高强度、充满危险性的任务,离开家时,许多工人甚至没有告诉亲人。“从来没想过会面临这样的选择,但这里是武汉,我们是武汉人。”

 


▲9位环卫工所在的保洁突击队

 

想着全国人民都来支援,他们更当义不容辞。记者问:“你们没有怕过吗?”有队员回答:“第一次进医院就特别慌张,但医护们和我们一起住、一起上班,很耐心地教我们怎们防护,为我们检查防护装备有没有缝隙。我们队员之间也互相帮忙,后来就不怕了。”

 

队员们每天早上6点起床,随即赶往医院,7点投入工作,上、下午加起来,工作时长约8个小时。“我们通常是两三人一组,清洁地面,收拾医疗垃圾到专门的堆放点,帮助病员们消毒和清理排泄物,每做完一道工序,都要用酒精消毒洗手,一天要洗几十次……用不了多久,满头大汗,都是些体力活。”虽然辛苦,但队员们告诉记者,这是他们份内的事。

 


▲保洁突击队在医院

 

最困难的,莫过于穿着防护服装备工作难以施展,“跟平时做保洁有天壤之别”。走路要慢、动作要小,时刻谨防防护装备出现缝隙,虽然如此,过不了十分钟全身都会冒汗。护目镜不一会儿也会起雾,他们要在能见度极低的情况下工作:“看不到路,我们就扶着墙、牵着手,不然会被东西绊到脚。”

 

记者在一张工作照上看到,队员许志梅眯着双眼,手里拿着一杯水,瘫坐在椅子上。她描述道:“照片里我穿的手术服,那天工作结束后,特别难受,我走不动了,后来是扶着墙走出(医院)来的。”

 


▲那一次,许志梅累到扶着墙才走出医院

 

不过,队员们从未后悔:“比起一线医护,我们的危险要小一些,凭什么做不到呢?”队员邓顺兰就一直记得,去医院的时候,她看到一名护士晕倒了,感到很难过,不禁流出泪来:“都是些年轻的孩子们啊,我感到很心酸。”

 

感动万千网友,他们却说:

退房时打扫卫生是我们的“职业病”

 

去疫情最前线战斗,医护们认为这是职责,保洁突击队队员们告诉记者,这也是他们的职责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退房打扫房间,并不是他们的职责,他们却依然担了下来。

 

▲保洁突击队在医院,队员们觉得,去疫情最前线战斗,也是自己的职责

 

他们说:“这是我们的职业病”、“本来就是做环卫的,都是分内的事”、“进了污染区,我们就是特殊人群,万一把病毒带给酒店的人就不好了”……而这却让酒店经理程渝噙满泪水,她一边查房时,一边抹眼泪,不忍继续看下去:“我从来没有见过,退房还把卫生全部做好的,他们的心灵是那么的美好。”

 

 

▲酒店经理程渝感动落泪

 

四川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,也与这支保洁突击队同住一个酒店,医疗队微信群里,大家感动不已。

 

成都第一人民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刘亮了解此事后,瞬间泪目,他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这是我们入驻酒店时,5楼一批刚刚解除隔离的环卫工人,我们看见他们排着队、着装整齐地离开酒店,一丝不苟地做着大家眼里最平凡无奇的事……却有他们自己特有的执着。我们没有理由放弃这些美好的人,更没有理由放弃这座美丽的城市。”

 

美好的举动,感动着身边的人们,也感动着千万陌生网友,一度登上微博热搜。很多网友说,他们做了最脏最累的活,却有着最美最善的心。

 

 

▲微博网友们的赞美

 

目前,完成任务的环卫工隔离结束,现已回到家中。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、他们的面孔:

 

刘先梅 51岁

 

 

——大年初四,我接到驰援医院的通知,让我们自愿报名参加。听说协和西院的情况很严重,收治了一大批患者,但医院的保洁很多回家了,忙不过来,就需要环卫帮忙突击。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都来湖北、来武汉帮忙,我们是本地人,怎么能临阵逃脱?所以,我没有想太多。

 

我不会用微博,也不知道什么是热搜。很感谢网友们对我们的支持和鼓励,其实都是些分内的事情,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影响,我感觉担当不起大家的赞美。来到酒店时,同事说,“进来是什么模样,出去也还原成什么模样”。我们这群人被一些人看不起,搞得乱七八糟的,就不好了。

 

许志梅 50岁

 

 

——我儿子也是在一线工作的医生,他告诉我病人们很痛苦,身边没有家人照顾,很孤独,什么都不能自理,我与儿子并肩战斗。而医护们也要打针、查房,也很累。我在医院里就分担点病人们的吃喝拉撒,虽然有时候也很累,有一天工作结束了特别难受,我走不动了,后来是扶着墙才走出(医院)来的。

 

打扫酒店房间,这是我们的职业病吧。听说网友们因此在称赞我们,我很开心,不知道说什么好,很感激他们。

 

徐贤珍 48岁

 

 

——公司说医院差人手,我就报名去了。我们每天6点起床,7点进入污染区,下午5点左右下班,第一天有点慌张,但后来没有觉得害怕。

 

在酒店隔离时,我发现服务员很多在外地,就想着不能给他们添麻烦,我们也是做这行的,做了就好了。我看到过微博热搜,对于网友们的称赞,我感到蛮高兴、蛮自豪的,因为能尽自己所能,为武汉出一点力,希望疫情早点过去。

 

李菊花 52岁

 

 

——在医院时,我和另一个队员一起干活,污染区和半污染区都要清洁,我在前面扫,她就在后面拖,把垃圾收拾到专门的堆放点,然后再拖一下、清洗一下。有时候心情很紧张、不适应,我就告诉自己不要害怕。有时候护目镜起雾看不到了、防护服不小心划破了,我就要告诉自己要镇定下来。

 

我不会玩微博,微信也刚学会一点点。很感谢网友们,但这些事不只是我们在做,全国上下还有太多的人,尤其有这么多的医护,还有医护牺牲了。我感觉,这就是我应该做的。

 

张银艳 63岁

 

 

 

 

——我看到电视上的新闻,很多医疗队支援武汉,全世界都在支援我们。我是湖北人,别人都来了,作为本地的人也应该无条件参加。

 

我不知道什么是微博,用微信也要我的孩子帮忙,很感谢网友们。在酒店隔离,我们不能给酒店添麻烦,疫情时期各方面人手都很紧张,酒店里人手也不够,我们随便做一下没有什么了不起。我们本来就是搞卫生的,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。

 

邓顺兰 52岁

 

 

——武汉的疫情很严重,国家把全部的力量都投入进去了,如果大家都不去,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才能结束,其实不管疫情发生在哪里,我们也应该尽最大的能力。环卫工人能力有限,能帮一点是一点。

 

相比医护人员,我们的危险还要小一些,我们为什么做不到呢?我们都是这么想的。医护人员们很辛苦,有一次去医院的时候,看到一名护士晕倒了,感到很难过,我不禁流出泪来,都是些年轻的孩子们啊,我感到很心酸。

 

我不清楚微博是什么,听说网友们在赞美我们,非常的感动,不过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其实,我们公司的领导很关心我们,后方也一直发来物资支持,大家每天都来关心我们的生活和身体,谢谢大家、谢谢所有的网友。

 

吴国兵 66岁

 

 

——为了我们湖北的疫情,全国都来了,我们是本地人,也要出一份力,做好自己的事情。我们年纪大了,不知道网络上的信息,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。

 

我没读多少书,不知道怎么说,之所以要把酒店房间打扫了,是因为我们去了特殊的地方,我们怕随身携带病菌出来,所以不让酒店的人来接触。在这个地方,我们能够出一份力,就够了。

 

樊红艳 51岁

 

 

——其实这些工作,谁来做都一样,医院里面的保洁,总得有人来做,而我们是搞这一行的,我就想锻炼一下自己的毅力。在医院里面看到病人,他们没有家人照顾,他们是什么心理?如果是我自己呢?想到这些,即使在危险的环境里,我也就不觉得害怕了。

 

不过,我没有把去医院的事情告诉女儿,女儿在外地,我怕她担心。

我不会用微博,听说网友们的赞美,我觉得太夸张了,也很感谢大家。作为一个武汉人,这里是自己的家乡,自己不保护谁保护啊?

 

丁永秀 52岁

 

 

——四面八方都来支援武汉,为武汉做贡献,武汉人也应该有所贡献。虽然我们是底层劳动人民,但为了武汉人民,也应该尽一份力。这是一份微不足道的小事,相比医生救死扶伤,算不了什么。

 

我不会玩微博,听说网友们的赞美,我非常激动和感动。现在的情况很特殊,我们是危险的地方出来的人,之前公司也联系了另外一家酒店,不让我们进去,把我们赶出来了,但是这家酒店没有这么做。打扫酒店的房间,是因为我们怕万一身上带了病毒,传染给酒店的人,所以要自己处理好,这也是一件微不足道、分内的事情。

 


▲谢谢你们,同样美丽的逆行身影
 

(若文中发现不良信息,请立即与我们联系:028-86512884)